2010春夏男装周沉溺复兴和未来


    从时装周和时尚概念诞生之日起,同为老牌摩登之都的米兰和巴黎就不可避免地一直被不停进行比较。

    事实上,米兰不是一座令人流连忘返的城市,最吸引人的事物无非两件,一是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二是定时上演的时装周,纸醉金迷,没完没了,真正谢幕的时候,恐怕只有世界末日。匆匆地来,匆匆地去,6月底为期四天的春夏男装周就是在这种节奏中开始与结束。但让人欣慰的是,过程尚佳,就像一部好读的短篇小说,干净利落,却饶有回味。

    今年整个2010年巴黎春夏男装周都显得压抑而复古,设计师们刻意用一些尼龙面料和色织布来提高一点亮度和轻盈感,但是从两大男装周明显可以看出来巴黎和米兰两座城市的区别,米兰人面对持续低迷的经济已经打算出去度假了,但是巴黎人则还沉浸在不知所措中。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尽管精神上落在积极向上的米兰之后外,巴黎男装周在时装本身的到位程度上,绝对没打半点折扣。他们给男装带来了很多新的亮点,也许没有哪件最完美,但你一定能找到那件适合你的。

    米兰当地时间6月20日,Ermenegildo Zegna的 2010春夏男装发布会拉开了新一季春夏大秀的帷幕,这也意味着为期4天的新一季米兰男装周正式开演。如果从现实的城市功能而言,米兰似乎就是为了一年中周而复始的时装周而存在,不断上演的流行趋势是这个缓慢城市跳动的神经。

cK, Thierry Mugler Couture, 阿玛尼, Véronique Branquinho, Marc Jacobs, Yves Saint Laurent, Christopher Bailey, Ermenegildo Zegna, Kris Van Assche, 迪奥, Riccardo Tisci, Antonio Marras, Trussardi 1911, Miuccia Prada, Louis Vuitton, Issey Miyake, Tim Hamilton, Alber Elbaz, Armand Basi, Gareth Pugh, Romeo Gigli, Andrew GN, 纪梵希, 巴宝莉, Dunhill, Missoni, Lanvin, 爱马仕, Chloé, 普拉达, Kenzo
Ermenegildo Zegna的2010春夏男装系列 照片:FashionMag

    Mossoni的设计师ngela Missoni一直致力于带领这个有着50年历史的传统品牌去适应现代需要,她采用了同一色调内在亮度上相差很大的两种颜色进行配色,剪裁线条更加宽松,她还将金银线织物插入开身设计的线衣中,以及用犬牙花纹亚麻布剪裁了风衣。据说,这场秀的隐喻是,男人们已经振作起来了。

    在经济危机的影响持续作用之下的意大利米兰,男装品牌与设计师像被注射了强心针。相比1月份秋冬男装周还未开始便有多个品牌宣布退出的委靡相比,这次男装周参与品牌的数量比1月上升了15%,总计展出93个服装系列、共有41场时装发布和54场展示活动。最能说明问题的指向性事件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品牌创意总监Marc Jacobs首次将个人品牌Marc Jacobs的男装部分转移到米兰发布,在此之次,它的发布地一直是纽约时装周。据《意大利太阳报》的统计,今年首次加入米兰男装周的新品牌还包括Caruso、Io Ipse Idem、Jeckerson和Marani,其中Io Ipse Idem是著名设计师Romeo Gigli的新创品牌。

    “每个人都很乐观。我们谈论未来,谈论如何能改变我们的经营方式,还有什么样的设计能够帮助改变我们的时尚产业。”Bergdorf Goodman男士时尚总监Tommy Fazio对媒体说道。






    意大利男装的反弹同样表现在6月16日至19日在佛罗伦萨举办的第76届Pitti Uomo男装展上。被喻为“世界上最专业的男装展”,佛罗伦萨Pitti Uomo男装展每年1月和6月举办,由于与米兰/巴黎男装周的日期相近,也被看作是男装周的前奏。与注重设计的男装周相比,Pitti Uomo男装展侧重于实体展示和订货,因此它的情况更能代表整个产业。上一季,Pitti Uomo男装展的缪斯是刚上任不久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这一次,奥巴马为背景的巨幅海报几乎占据了展馆一面墙,FUTURO MASCHILE(未来的男装)的概念吸引了全世界两万多名服装从业者。“意大利时装行业已经经历了一个U型的危机走势,现在已呈现重现上升的趋势。”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National Chamber of Italian Fashion)的主席Mario Boslli说。

    交易量的回升给设计师带来了信心。走出上一季设计保守、用色单一的颓势,时尚评论家们普遍认为,设计师们这一次“确实地把技巧和创造力放到了衣服上”。很难从风格各异的不同秀场中总结出统一的规律,但这一次,很多设计师选择回归品牌最初的核心价值,没有过度花哨的形式,他们在经典、怀旧以及延续上改良新一轮的时尚。

    “这个系列一开始是非常经典的、不同式样的灰色套装的组合,然后转到黑色和白色,之后引入一些看上去感觉有点错搭的东西,比如能创造出透明效果的多孔材料和轻薄的高科技面料叠层――羊毛结合丝绸。系列实际上也有许多色彩,比如一些淡色和一些红色,但是对于整个发布秀来说,我只喜欢那些灰色。”-Prada品牌设计总监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说。
cK, Thierry Mugler Couture, 阿玛尼, Véronique Branquinho, Marc Jacobs, Yves Saint Laurent, Christopher Bailey, Ermenegildo Zegna, Kris Van Assche, 迪奥, Riccardo Tisci, Antonio Marras, Trussardi 1911, Miuccia Prada, Louis Vuitton, Issey Miyake, Tim Hamilton, Alber Elbaz, Armand Basi, Gareth Pugh, Romeo Gigli, Andrew GN, 纪梵希, 巴宝莉, Dunhill, Missoni, Lanvin, 爱马仕, Chloé, 普拉达, Kenzo
Prada的2010春夏男装系列 照片:FashionMag

    缪西娅对自己开创的“男装女装化”风潮进行了巧妙的突破。这季男装的预告来自一部黑白电影《十二怒汉》。她用黑与白以及处在两者之间的颜色作为其新一季男装系列的色调,整体上营造出了以灰色调为基础的明暗对比感觉,为男人重新创造出衣橱中的经典款式。重新划分比例的经典灰色西服套装带来了一种年轻的现代感―――有呈圆形的简洁肩线和细窄的翻边,整体瘦裁的轮廓,其上有做降低处理的单排双扣,再搭配上清晰剪裁的短裤和最简单的V字领系扣针织衫。面料应用上也为系列增添了一种现代的感觉,体现在柔软的夏日粗花呢和未来感的多孔平针织物上,比如有整洁边缘的运动衫以及鸽子灰色、烟灰色和无烟煤色的层叠针织衫。那些相同的网孔处理带来了一种轻盈的感觉,让重新改制的套袖大衣看起来更加轻薄。

    第二天的《国际先驱导报》上,当红时尚评论家Suzy Menkes引用了一句Miuccia Prada的话:“根据当前的环境,我想把男人们包在灰色的套装内,但他们是时髦的,有灵魂的。”






    同样能揣测顾客心理的是BURBERRY PRORSUM的设计总监克里斯多弗・贝利(Christopher Bailey)。贝利知道他的男性顾客需要什么,所以他没有因为创新而误入歧途。他用的是一种务实的方法。设计出服装必需品是BURBERRY PRORSUM的一贯专长,在这一季,PRORSUM系列中充满了表层打蜡或者起绒的棉质夏日外套,合身舒适;还有纤瘦的海军呢大衣和轻薄的亮色休闲外衣;当然还有多种形式的经典战壕式风衣,有很微妙的水洗效果或者轻微的皱褶处理--C所有这些几乎都被应用上了冬日感觉的色调。“我以雨水开始,以阳光结束--C系列一开始是外表打蜡、中间絮有软物的布料以及黑暗的色调,而尾声呈现的是轻薄、柔软的感觉以及亮水彩色调。”他说,“男人们喜欢回到他们所熟悉的漂亮外观。他们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同时想要拥有那种衣橱里的必需品,而不是只能穿一个季度的服装。”

    简洁优雅是Giorgio Armani的一贯特色。宝刀未老的设计师Giorgio Armani把他80年代全盛期时候的精良剪裁技术都发挥了出来,男士宽松的百慕大短裤和正装相搭配,游走于优雅与玩世不恭之间。服装的色彩则以低调的蓝灰、黑灰和浅褐色为主,搭配走秀的女模特以复古的发型和装扮亮相,宛如上世纪60年代旧电影里的人物。

    Trussardi 1911坚持它的民族风格(folk spirit),延续自高级定制的手工艺可以在这个系列里中看到:牛仔风格的马毛长裤,镭射雕刻马毛夹克,辫状小羊羔皮汗衫,遍及整个系列的吊穗饰边装饰,就算是最正式的礼服也不例外。现时的经济环境给予民族风格的存在又增添一个额外的理由,人们不再期盼一成不变的雷同装扮,他们有着不同的渴望,梦想着多元且不背离他们民族起源的时尚。

    米兰男装周结束之后,发布男装2010年潮流的接力棒传到巴黎。同样也是四天的周期里,Hermes、Givenchy、Lanvin、Louis Vuitton、Calvin Klein Collection、Dior Homme、Dunhill等知名男装品牌先后亮相。其中,纽约设计师Tim Hamilton首次亮相巴黎,而Issey Miyake不再以静态展示的方式发布时装,第一次改用T台呈现。与此同时,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取消YohjiYamamoto2010巴黎春夏男装周的秀,大师对此事的解释只有平淡且无奈的几个字--“介于全球的经济状况”。在此之前,Armand Basi、Veronique Branquinho就已宣布弃秀,上一季大放异彩的新锐设计师Gareth Pugh,也在男装周开始之前传来发布会废止的憾讯。2010巴黎春夏男装周尚未开场便已蒙上了一层黯然。






    2010春夏巴黎男装周第一天的重头戏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大秀,地点在遥远的19区的社区里,据说看秀的场地下边原来是墓地,但是现在已经改建成为一个社区的艺术文化中心,秀场被设计成一个天空的感觉,黑乎乎的台口据说暗示了黑洞,而地上细碎的黑砂则有夜空的感觉。

    这个系列非常惊喜,保持了典型的深暗灰色调的感觉,银光色装饰的运动鞋、七分裤、礼帽和超大型的手提包比比皆是,色彩则非常的艺术,仿佛浑浊的调色盘,据说整个系列的灵感来自蝴蝶翅膀的花纹,难得Paul Helbers能将概念里那么花哨的东西,做得这么男性化。

    2010春夏巴黎男装周的另一个惊喜来自登喜路(dunhilll),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要在6月27日那天把观看者塞到那么小的一个房间里。

    登喜路的台口是一个银色的行李箱,大家都对这个set up表示出浓厚的兴趣,纷纷拿出摄影机拍摄,等到音乐声响起后才发现那是一个转盘,银色的箱子一转起来,晃得人眼晕。

    设计师Kim Jones的实力在这一季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简单的浅淡泥土色系和高雅的灰色和藏蓝色的搭配看起来相当高雅。衣服的大轮廓还是那些经典的款式,但是细节上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比如穿插的腰带、外套袖口翻折系带、裁剪变得越来越贴身了……

    更惊喜的是一些模特造型上的设计,也令整台秀看起来特别的有气质,比如碎花短袖衬衣搭配领巾、七分裤搭配刻花短靴、合身猎装夹克的胸口贴袋中插着口袋巾和钢笔。能把登喜路(dunhilll)这样一个老牌子做得既时髦又保持传统的元素,真的是件不容易的事,然后Kim Jones做到了,并且清楚地呈现给所有的观看者。






    在Samuel Benchetrit所导演、其子Jules出演的短片中,Yves Saint Laurent的男装秀开场了。Jules沙哑的声音预示着这是一场凝重的秀。果不其然,灰黑白占据了Yves Saint Laurent新一个春夏系列的主要部分。前长后短的燕尾服成为本季的灵感源泉,或是正式的西装面料和剪裁,或是休闲的垂坠荷叶边细节,又或者是大翻领式的风衣,气派十足又不失贵族气质。

    设计师们明白,在目前的情况下,没有男人想再用传统刻板的西装把自己武装得像银行家一样。那些曾经代表了精英阶层的着装方式,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不再成为男人标榜的时尚。在即将到来的2010春夏,设计师们不约而同地把重点放在度假和运动风格上,男人其实可以再放松一点。

    Dior Homme曾是细身剪裁和哥特式阴暗风格的代表,但在设计师Kris Van Assche连续多季的持续改变下,2010的Dior Homme终于解放了Dior Homme的纤弱,取而代之的是针织的v领衬衫、休闲自如裤子造型、宽松的尺寸以及两粒扣子的休闲西服,企图营造休闲感与正式服装的平衡。

    亚麻、麂皮绒、皱皱巴巴材质的针织物以及秀场上泥土色的地毯让Hermès男孩们仿佛置身于乡村大道。这一季运动风格保持了设计师Veronique Nichania惯用的经典设计,标志性的装饰图案、马术丝绸衬衣、泳裤和经典的围巾搭配是Hermès2010男装的主要趋势,接近自然的色彩是波西米亚风格在巴黎是另一种诠释。

    “是纤细、稚嫩的男孩长大的时候了。”LANVIN的设计总监Alber Elbaz说。这一季LANVIN男装色彩多样,却相当协调。大胆的条纹配格子,或是上衣斜纹、裤子直条的配套,是自由主义的理念;弧形变化的领片、泡泡状的袖子,有些东洋风的趣味;细窄的丝质领带被刻意扎进裤腰里,有几分摇滚歌手大卫・鲍伊的影子。Alber说,明年春夏男人要典雅,最好也要有点突破的胆量。

    来自于意大利的灵感,让Kenzo的设计师Antonio Marras把2010年的春夏,装扮成了一个奢华的上流社会度假系列。用白色,绿色,灰色和蓝色的协调,Antonio Marras摒弃了Kenzo一贯的鲜艳花朵色调,而倾向于采用更柔和的色彩。而这种更加适合于日常穿着的系列,单色款式,漂亮的印花,休闲的风格,则更切合了Kenzo的棉麻质地服装本身。

    Givenchy主题是“拉丁男孩去摩洛哥”,这个系列真正的核心显然是北非风格的多层次运动装束。设计师Riccardo Tisci前两季带来的紧腿裤叠穿短裤的搭配依然被沿用,还有惹眼的马赛克镶嵌式的印花面料,Tisci赋予了他的“运动制服”极度性感的体育竞技精神。

    尽管为期5天的巴黎时装周看起来繁花似锦,但事实上,许多人对其背后的整个法国的纺织业抱有悲观的态度。

    “直到2008年的10月的十四年来,我一直非常抗拒繁忙的工作。然而现在,我对如今的订单状况非常的绝望。”Jean-Pierre Bernard说道,他的品牌La Ferté Confection坐落于诺曼底,旗下有90余位员工。Bernard表示,LOUIS VUITTON准备削减其供应商La Ferté的订单,那相当于他们四分之一的总交易量。这个订单交易量锐减了40%的公司客户里也包括Chloe、Thierry Mugler和 Andrew Gn这几个品牌。





严禁转载
© 2014 C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