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男装周到底该不该来?



  独立的男装周,米兰有,巴黎也有——绝对是时候给纽约也来一个了——男士专属的时装周!



  其实近年来,每年2月、9月专为女装而生的纽约时装周也让男装分得一杯羹。不过问题在于,2月纽约时装周发布的男装系列在时间上正好和1月欧洲男装周接近,但9月的发布就要比在米兰、巴黎的男装秀整整晚了三个月。而设计师们主要的抱怨是这样一来,9月的时间点非常不利于商业运作。



  “我已经加入CFDA(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十年了,我们尝试那么做也十年了,”策划纽约男装周的设计师John Varvatos说,“如果我们计划去尝试,那会有一个比以前更好的表现,因为我们有更大的设计平台了。”



美国设计师偏爱去欧洲做秀



  “我喜欢在纽约发布,当然我之前大部分秀都在那里进行,”在转战米兰的三季之前,Varvatos在纽约创造了最大规模、到场名人最多的男装秀纪录,“现实是男装市场在米兰男装周的6月20日就开启了,而纽约的发布将一直到9月才呈现于公众面前。”如此,将生产基地设在欧洲的美国设计师大可不必接春夏系列的单了(6月米兰男装周是发布来年春夏系列),欧洲的工厂已经无暇顾及大洋彼岸姗姗来迟的他们了。



  而对于在发展中国家生产服装的同类型品牌来说,也许会有更大的弹性空间。若有选择,恐怕各路神仙都会偏向于在让买手进入自己的showroom之前就大力生产即将发布的新款吧。“所以你怎样在一场时装秀后取得最佳的回报呢?你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但作为国际性品牌的你在美国做作秀的回报少之又少。我之所以喜欢在纽约做发布是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基地,这很不复杂,但不代表这是一件明智而合理的事情。”Varvatos道出了心声。



  因此,尽管近年来世界各地都在为来自纽约的设计叫好,但美国设计师还是想法设法地要去欧洲举行时装秀。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设计师Thom Browne,Browne已经以静态秀涉猎多季弗洛伦萨的Pitti Uomo男装展,而由他出任创意总监的Moncler Gamme Bleu更是常驻米兰男装周,Browne最近更表示欲将在巴黎发布主线。“作为一名美国设计师我很骄傲,”Browne说,“但我们不得不在一个真正的男装销售季来贩卖。从产品角度来说,在6月及7月上旬做销售是极为重要的,这意味着可以早两个月完成下个系列,这是不容易做到的。甚至,可以更早点着手干,因为我们必须使每个环节都准备就绪。”他相信在欧洲作秀的优势不仅仅在于时间段上,还能比纽约吸引更多国际观众。



  已经参加两次巴黎男装周并将继续参与的设计师Tim Hamilton持相同意见:“要在纽约得到国际关注,特别是男装,难度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他还是在纽约时装周上保留了部分“曲目”,比如派对和他副线——Redux的静态秀。“我尊重纽约时装周向来以“鼓励新设计师”为主的原则,我曾经也是其中一员。但这很缺乏组织性,在日程安排上为什么不能多点选择呢?每个人都在抱怨拥挤不堪的日程,秀的数量太多了。如果为男装另辟一时间段,我会考虑回来。”Hamilton的态度很明确。




市场行为造就的“权威性”



  而CFDA(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和IMG Fashion(全球奔驰时尚周管理组织)的立场是:如果男装设计师还是倾向于在欧洲做秀并具有可行性,那对设计师本身来说也是更有利的。不过IMG Fashion的副主席Zack Eichman也说道:“我理解对于因时尚关系而缺少买手关注的忧虑,但时装周始终是媒体活动。或许买手们的确需要具有指向性的时装秀,但他们往往是在showroom做决定的。其实雇用模特、做发型、化妆,花光所有的钱来办秀无非是一场市场活动。多年以前,John Bartlett等男装设计师们就在纽约市场周期间举办时装秀。所以,即使真的需要一顶纽约时装周的“帐篷”,那也不代表能获取“帐篷”外核心支持者的关注。







  当年Helmut Lang移师纽约而改变了历史。1998年Lang说,他不会等待当时还在10月举行的纽约时装周,而其它设计师也以他为“榜样”,结果纽约时装周不得不提前六周,定于今后都在9月举行了。几乎在同一时间(也可能是受了Lang“男女通吃”时装秀的影响),很多美国设计师开始将男装look融入他们的女装发布中,因此也为男装秀的普及开启了大门,虽然男装还是被淹没在女装趋势的万变莫测性及视觉魅力中。自从Trovata、Cloak、Thom Browne一度成为时装界的“代言人”,美国男装设计师的数量在过去十年间激增,而美国男装也因此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要举办一个独立的男装周肯定很有可看性,但会在日程以及如何扩大全球影响力上碰到障碍,这里存在一个巨大的问号。”



  IMG的Eichman客观地表达了意见:“我不知道当设计师们还有其它机会表现自己时是否有必要依旧在纽约及欧洲时装周上演时装秀。这个产业需要一个充满生机、能带来不同声音的设计师团体,这样才有让人去关注他们的动力和原因。”相比之下,米兰、巴黎的男装周可能更具权威性,每年1月和6月,米兰、巴黎专为男装设立单独的时装周,而且负责它们的时尚组织都努力地以官方的严格标准把那些缺乏才能或不相干的人、事挡在时装周之外。对于很多欧洲时装屋,特别是意大利的品牌,男装生意是他们总额的将近一半,所以他们也总是在男装周上花大力气来反映这一点。而另一方面在纽约,任何一个足智多谋、财力雄厚的人都能办上一场秀,且进入时装周日程,不过这也是这个城市为新晋设计师摇篮的原因。



不乏本土支持者



  当然,纽约也不乏支持者。“我觉得纽约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正合适的环境,”设计师Michael Bastian说,“我们比大多数人幸运是因为我们在意大利生产制作,在6月的米兰时装周期间位于Brunello的showroom就向零售商开放。而到8月销售结束后我们才办秀。虽然我们出于媒体曝光的考虑要在新系列上做改动,但零售商们事先已目睹了完整的系列。除了生意运作上,以美国视角来评论你的作品也很重要,要知道夹在Dolce &Gabbana和Roberto Cavalli之间做发布是多别扭的事情!”



  Duckie Brown的Daniel Silver和Steven Cox也作出了承诺:“Duckie Brown是一家纽约公司,这里是我们的基地。你不能从一个城市索取了那么多而不回报给它。支持纽约时尚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还将在这里生活下去就一定会在这里办时装秀。每个人都觉得‘国外的月亮更圆’,或许是,但我们认为这里更合适。我们曾经在米兰办过一次秀,它的确带动了那里的销售,但毕竟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那里的品牌太多了,你必须面对Armani、Prada、Dolce &Gabbana。纽约是妙趣横生的城市,尤其是最近五年,男装品牌的发展很好。”





  话说回来,纽约时装周也不乏本土各大牌的支持,刚过去的2月时装周,男装场次50有余。就拿Calvin Klein来说,虽然6月在米兰打拼,但2月必回归纽约发布新系列。而且在曼哈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男装品牌也为男装周的独立推波助澜。



  “如果能把纽约时装周的前两天预留给男装,甚至发展为一个独立的部分会非常有吸引力。”设计师Robert Geller说。事实上,如今纽约时装周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已经让位给男装秀,不过要使它官方化还需要进一步象征性的努力。


严禁转载
© 2014 CFW